您当前的位置: > 首页 > 正文

韩国好青年?Faker从书上得知去网吧还要身份证

即便作为上世纪九十年代就接触红白机的老玩家,我也很难说清当时在街机、PS上玩到的《侍魂》是个什么剧情了。我只记得少年时一群玩家操纵着行行色色的武士、忍者、骑士或者异人砍来砍去,血光四溅,刀剑铮咛。但是现在,在《侍魂OL》中真的可以重温一段段符合原设定的剧情,虽然有一些角色和场景有了穿越,但适度的改编也算合情合理。人物的性格、神色、姿态、举止都和之前如出一辙,毫无违和感。


比如X和Y两个技能,如果威力相同,可能很多人就觉得X+5也一定要等于Y+5的效果,但这是不对的。解决方案就是用不同的技能进行平衡,比如一些刚刚进入游戏的玩家,他们没有经验,这时候需要更强大的能力,这样新手玩家就会比较容易上手。这里举个例子是《街头霸王》,比如春丽和本田,你只要很简单的操作就可以上手,但你会发现熟练的玩家是不会使用这些英雄的。因此你需要给新手英雄设置X或者Y技能,这样新手玩家进入游戏之后不至于找不到自己的位置,因为如果一个游戏里只有老玩家的话,这个社区就会很小,然后就很可能会不存在了。


这类“故事书一样的”游戏在获得玩家赞誉的同时也难免会遭遇“游戏性不足”的批评,甚至在一些极端点的玩家眼里是不是游戏都是存疑的。在《Florence》之前,我们也看到了很多这样的先辈,比如Broken Rules的《回忆之旅》,Simogo的《水手之梦》都遭遇过这种评价——谜题本身的难度不足以难倒大多数的玩家,也与本身游戏所要呈现的故事背景缺乏联系,仿佛是“为了让它被称为游戏而存在的”。而《Florence》似乎更过分:但在这部就算卡关也能在40分钟完成的作品中,你很难把给予它这样的评价——这些简单交互很难说是“毫无游戏性的”, 这些交互内容无疑是作者传递核心信息的媒介,而这个互动和传播的过程,的确完美契合“游戏”的概念。


同时,微软还投资了Valve的虚拟现实系统,并且开发了自己的AR设备HoloLens。HoloLens配备了扬声器和许多摄像机、传感器,用于感知周围环境并监测用户的身体和头部动作。背靠微软这颗参天大树,HoloLens支持运行Windows 10,这意味着开发者为桌面端、Xbox One、Surface平板以及Windows智能手机设计的应用程序也能兼容HoloLens设备。微软多管齐下的举动无疑昭示着虚拟现实领域所具有的巨大潜力,这些技术被看作是互联网+时代的下一个主要推动力。


由于很多行内人士长期在大公司工作,相对而言工作的的可变性较底,往往容易导致其工作模式及内容过于机械化的情况。就如很多产品引进人员大多是去看海外市场的排行榜,以排行榜去作为衡量一个游戏品质的重要标准,这个理念是错误的;另外还没上市的游戏并不在排行榜上,如果发行商只去关注排行榜,或者只去关注哪些表现好的,收入很高的游戏,他是没办法真正去辨识这个游戏究竟好不好,也会让发行商漏掉很多潜力很大的游戏。


推荐阅读

新闻排行